以岭药业预计一季度净利增逾50%:连花清瘟营收大增


进入检查室后,医护人员让我头稍后仰,把一根约有一支笔长的检测棒伸入我鼻内,旋转、停留了大概5秒取样,而后又在咽喉部位进行了取样。检查鼻子的时候,我有种想打喷嚏又打不出的感觉。

(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 张健/自述)

中午11点左右,我接到了可以在半小时后出发前往机场的电话。12点33分,我到达机场的同时收到从仁川国际机场检疫所发来的短信,明确告知我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为阴性,但仍提醒我必须隔离14日等。到此为止,我终于可以走出机场回家啦。

工作人员问我,检查结束后怎么回家?我回答乘坐地铁。而后据告知,入境人员如有私家车接送,完成检测后可以直接乘车回家等待结果,在家隔离,但不可以乘坐公共交通,避免感染其他人。没有私家车的旅客,在机场登记后,会暂时安排一处隔离,等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。

入院第7天,病情忽然加重

2月16日,入院第7天,是复查CT的日子。看到肺CT结果让我心头一紧,影像明显加重,肺炎在进展,上了激素,我对他详细解释着病情,同时我的心里逐渐开始担忧。

不到万不得已,不轻易插管

“王强(化名)是我接收的第一个患者,也是最年轻,病情一度最重的患者,作为一名医生,看到患者出院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。因为一名危重症患者能挺过来,甚至出院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”说起这名46岁的武汉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,辽宁援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、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健依旧感慨颇多,从2月10日住院到3月14日出院,与患者相处33天,成了生死之交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检查点“全副武装”的医生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外,负责转运我们前往隔离点的大巴属于119车辆。